青春之泉

老盧卡斯·克拉納赫的《青春之泉》。

青春之泉,又譯不老泉,是一座傳說中的,在相關傳說中,任何人喝了它的水都會恢復青春。這樣的傳說故事幾千年來在世界各地都有敘述,在希羅多德的著作、《亞歷山傳奇故事集》,以及祭司王約翰的故事中,都出現過。在探索時代,關於這樣的神奇之水的類似的故事在加勒比地區原住民中也是很流行的,這些人聲稱那些有復原能力的水在神話般的比米尼。這個傳說在16世紀變得尤為盛行,而與此相關的人物是首任波多黎各總督,西班牙探險家胡安·龐塞·德萊昂。據說按照新世界的那些傳說故事和流傳在亞歐大陸的那些傳說故事,龐塞·德萊昂在1513年尋找著青春之泉,結果他到達了今天的佛羅里達。從那時起,這座泉就被頻繁地與佛羅里達聯繫了起來。

早期記述

希德爾與亞歷山大觀看生命之水使鹹魚復甦。

希羅多德曾提到,在衣索比亞人的土地上,有一座泉里含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水,這種水會給予衣索比亞人非常長的壽命。[1]關於「生命之水」的故事則出現在東方版的《亞歷山大傳奇故事集》中。這個故事集描述了亞歷山大大帝和他的僕人穿越黑暗地以找尋那座恢復健康的泉,而這個故事中的那名僕人則是中東傳說中的希德爾,一名也在《古蘭經》中出現過的賢人。在摩爾人統治時代期間及其後,阿拉伯語版的《亞歷山大傳奇故事集》和用阿拉伯文轉寫的該故事集在西班牙非常流行,並且之後的那些去美洲的探險家們對此也是了解的。這些早期的記述明顯激勵出了流行於中世紀的幻想作品《約翰·曼德維爾爵士遊記》。這部作品也提到了青春之泉,稱它在印度波洛姆貝(Polombe,今奎隆[2])外邊的一座山的山腳處。[3]由於這些故事的影響,青春之泉的傳說也盛行於典雅的哥德式藝術中,例如象牙做的沃爾特斯71264號傳奇故事場景首飾盒和一些象牙做的鏡子盒,就出現了青春之泉。在歐洲的整個探索時代期間,這個傳說也依然流行。[4]

刻有青春之泉的14世紀的法國象牙鏡子盒。

歐洲人的圖解學是相當符合邏輯的,如200年前的克拉納赫的畫和那個鏡子盒所示:老人──通常被別人背著,從畫面左邊進入,脫光衣服,進入池子──只要空間允許,池子就儘量地大。池中的人是年輕而裸露的,而一陣之後,他們離開池子,穿上時髦的衣服,享受宮廷式的聚會,有時候還包含一頓大餐。

這個故事也有無數的間接來源。永恆的青春是一件在神話和傳奇故事中被頻繁尋找的禮物,而仙石、萬靈丹、不老長壽藥等東西的故事在亞歐大陸各地和其他地方也是常見的。這個故事也許還有一個來源是《約翰福音》中畢士大池的相關記述。在這段記述中,耶穌耶路撒冷的這個池子處治療了一個人。

比米尼

西班牙人從西班牙島古巴及波多黎各的阿拉瓦克人的傳說中聽說了比米尼。這些加勒比地區的島民們向西班牙人敘說了一個叫「貝梅尼」(Beimeni)或「貝尼尼」(Beniny)的神話之地(由此有了「比米尼」這個名字),一個富裕而繁榮的地方。從此這個地方便與青春之泉的傳說混合在了一起。雖然在蓬塞·德·萊昂那個時代,那個地方被認為是在巴哈馬群島以西北處(在蓬塞遠征期間,當地被叫作「拉別哈」,la Vieja),但是那個故事中提到的原住民們可能是瑪雅人[4]那個地方有時也會被誤認為是胡安·德·索利斯所提到的「博因卡」(Boinca)或「博尤卡」(Boyuca),不過根據索利斯的航海數據,那個地方是在宏都拉斯灣,並且青春之泉的傳說本來是出自博因卡,而不是出自比米尼。[4]據稱古巴的一位阿拉瓦克酋長塞克內(Sequene)抵擋不住比米尼及其可恢復健康的泉水的誘惑,他集結了一群冒險者而向北航行,並再也沒回來。塞克內的一些較樂觀的部落成員聲稱,他和他的追隨者們找到了青春之泉並在比米尼過著奢侈的生活。

比米尼及其有治療效果的水在加勒比地區是個流傳廣泛的話題。義大利出生的編年史家佩德羅·馬爾蒂爾在1513年給教皇的一封信中講述了它們,不過他本人並不相信這些故事並且沮喪於有那麼多人居然相信了。[5]

蓬塞·德·萊昂與佛羅里達

在16世紀,青春之泉與征服者胡安·蓬塞·德·萊昂有了關聯。蓬塞·德·萊昂得到了王室特許狀,被委任去發現那個叫"貝尼尼"的地方。[4]儘管那些印第安人描述的那個地方可能是尤卡坦的瑪雅人的土地,但是那個名字──以及和博因卡的青春之泉相關的傳說──最後和巴哈馬群島聯繫了起來。不過,在整個遠征過程中,蓬塞·德·萊昂在他的任何著作中都沒提到過這座泉。[4]也許他早就聽說過這座泉並且對此相信,但是在他死之前,他的名字和這個傳說在著作中都沒被聯繫起來。

將青春之泉與蓬塞·德·萊昂聯繫起來的是貢薩洛·費爾南德斯·德·奧維耶多在1535年寫的《印第安人通史與自然史》。他在這本書中寫道,蓬塞·德·萊昂當時在尋找比米尼的水以求重獲青春。[6]一些研究者提議,奧維耶多這麼記述也許是有政治目的,他是想得到宮廷的偏愛。[4]類似的記述也出現在弗朗西斯科·洛佩斯·德·戈馬拉1551年的《印第安人通史》中。[7]在埃爾南多·德斯卡蘭特·豐塔內達1575年的《回憶錄》中,這位作者將那些恢復健康的水安置在了佛羅里達,並提到蓬塞·德·萊昂在佛羅里達尋找它們。豐塔內達的記述影響了安東尼奧·德·埃雷拉·伊·托爾德西里亞斯所寫的西班牙人在新世界的歷史。[8]豐塔內達還是個男孩時在佛羅里達遭遇了船難,之後他當了17年的印第安人的俘虜。在他的《回憶錄》中,他講述了一條失落的河流中的能治病的水。他將這條河稱為「約旦河」。此外,他還提到蓬塞·德·萊昂當時正在尋找這些水。不過,豐塔內達清楚地聲明他對他提到的這些故事是懷疑的,並且他說他懷疑當蓬塞·德·萊昂來到佛羅里達時,他當時是否真的在尋找那傳說中的小河。[8]

埃雷拉將豐塔內達的故事傳奇化後,將該故事包含在了他的《卡斯提爾人在西印度的島嶼和大陸上的事跡通史》裡,所以將青春之泉與蓬塞·德·萊昂明確聯繫起來的,正是埃雷拉。埃雷拉聲稱當地的酋長會定期去那座泉那裡。一位身體虛弱的老人能夠被徹底恢復,以至於他能夠重新開始做「所有的男兒運動……找到一名新妻子,生更多的孩子。」埃雷拉還說,西班牙人搜尋了佛羅里達海岸的所有的「大河、小河、瀉湖、池子」以尋找那座傳說中的泉,但是他們沒能成功。[9]看起來,塞克內的故事也是從豐塔內達的故事改編而來的。

青春之泉國家考古學公園

佛羅里達的聖奧古斯丁市是青春之泉國家考古學公園的所在地,蓬塞·德·萊昂在傳統上據說就是在這個地點登陸的。這個旅遊勝地是露埃拉·德伊·麥康奈爾(Luella Day McConnell)在1904年創建的。麥康奈爾人稱「鑽石莉爾(Diamond Lil)」。她編造故事來逗這座城市的居民們和遊客們開心,或者嚇唬他們,一直到她在1927年去世。[10]

儘管沒有證據顯示今天這座公園裡的這座泉就是故事中的那座,或者這座泉有什麼恢復健康的效果,然而來訪者們仍然會飲這裡的水。這座公園還展示原住民與殖民地的人工製品們,以顯示聖奧古斯丁所具有的蒂穆誇人(Timucua)和西班牙人的遺產。

作家查理·卡爾森(Charlie Carlson)稱自己曾經與一個所謂的以聖奧古斯丁作基地的秘密社團交流過。這個社團自稱為青春之泉的保護者,並稱青春之泉已經授予了他們非凡的壽命。他們還宣稱佛羅里達民間傳說《加斯帕里利亞(Gasparilla)的傳奇》中的一位主角老約翰·戈麥斯(Old John Gomez),也曾是他們中的一員。[11]

文學與流行文化

青春之泉成為了任何可能會延壽的事物的象徵。在年齡逆化的故事中,它被頻繁地用作劇情手段。納撒尼爾·霍桑在《海德哥醫生的試驗(Dr. Heidegger's Experiment)》中就曾使用了這座泉來說明,比起被騙到佛羅里達尋找傳說中的療藥,積極的思考是更好得多的療法;奧森·韋爾斯也曾根據這個傳奇在1958年自導自演了一台電視節目;[12]蒂姆·保爾斯(Tim Powers)的《驚濤怪浪》這部18世紀的關於海盜與巫毒教的冒險小說,也主要是講這座泉。

在1953年,華特迪士尼公司製作了一部名叫《唐老鴨的青春之泉(Don's Fountain of Youth)》的動畫片。在這部片子裡,唐老鴨似乎是發現了這座著名的泉,並且他忍不住欺騙了他的三個晚輩,裝出了一副泉水真地生效了的樣子。七年後,在《「這不是傳說!」("That's no fable!")》中,卡爾·巴克斯史高治叔叔和他的晚輩們探究了這個謎,並且這次史高治叔叔的晚輩們找到了真正的泉水。在之後的《唐老鴨俱樂部》系列動畫片中,《青春甜鴨(Sweet Duck of Youth)》這一集也是採用了這樣的劇情,揭示了這座泉的真正能力事實上是使「人」(或者鴨子)的倒影顯得更加年輕(因此所謂的「青春」僅僅是一種錯覺)。

在1974年,漫威漫畫在《類人體(Man-Thing)》和之後的《野性的女綠巨人(The Savage She-Hulk)》中將這座泉作為了主要線索(在它裡面洗澡就會變青春,但是喝了它就會變殘廢)。在1976年的系列喜劇《大約翰,小約翰(Big John, Little John)》中,一名中年男子喝了青春之泉,之後他在整個系列中,轉換在12歲和43歲之間。在1994年的電腦遊戲《席德·梅爾的殖民帝國》中,在一座失落之城發現青春之泉的傳聞會將一些人帶到歐洲的碼頭;在一場遊戲中,這能被發現多次。在2005年,這座泉又出現在了DC漫畫系列中的《復仇日(Day of Vengeance)》。這座泉以及它的水構成了微軟和全效工作室的《帝國時代3》中的戰役《鮮血、寒冰和鋼鐵》的主要劇情線索。近年來,在達倫·阿羅諾夫斯基2006年的電影《真愛永恆》中,片中的角色們搜尋生命之樹來治療腦腫瘤。在《阿萊夫(西班牙語:El Aleph)》一書中,霍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在一篇短篇故事中提到了這座生命之泉。在這個故事中,那些活得不耐煩了的永生者們最終開始尋找「死亡之泉」以扭轉他們的不死狀態。

特里·普拉切特的《埃里克(Eric)》中,蓬塞·達·基爾姆(Ponce da Quirm)找到並喝了青春之泉,但是卻死了,並在死前希望人們放一塊牌子,說「先煮開」。

加勒比海盜》系列電影的第四部《加勒比海盜4:驚濤怪浪》講的就是一次去搜尋青春之泉的旅程。這部片子間接提到了上部電影的末尾,即傑克·斯帕羅船長從赫克托耳·巴博薩船長那裡取得了地圖。《驚濤怪浪》裡的這座泉要求兩個人用在蓬塞·德·萊昂的船上找到的銀製酒杯來喝;如果一個人的杯子裡裝了美人魚的眼淚,那麼另一個人的壽命就會加在這個人的身上,而那個沒喝到美人魚的眼淚的人則會立即死亡。

娜塔莉·巴比特(Natalie Babbitt)的《真愛無盡(Tuck Everlasting)》講述了一個在喝了一口泉的水之後得到了永恆的青春的家庭。這部小說講得更多的是永恆的青春所能帶來的消極效果。

參考

  1. ^ 希羅多德, 第三卷: 22-24頁.
  2. ^ 塔馬拉赫·科漢斯基、C·大衛·本森 (編), "約翰·曼德維爾之書", 中世紀學會出版社 (卡拉馬祖), 2007. 同前引: "專名索引表". 存取於2011年9月24日. (英文)
  3. ^ 約翰·曼德維爾, "約翰·曼德維爾爵士遊記". 存取於2011年9月24日. (英文)
  4. ^ 4.0 4.1 4.2 4.3 4.4 4.5 道格拉斯·T·佩克. "与青春之泉和胡安·蓬塞·德·莱昂1513年的探险航行相关的误解与虚构观点" (PDF). 新世界探險家公司. [2008-04-03]. (原始內容 (可攜式文件格式)存檔於2008-04-09).  (英文)
  5. ^ 佩德羅·馬爾蒂爾·德·安格萊里亞, "新世界的數個十年", 第10章: 第2個十年.
  6. ^ 貢薩洛·費爾南德斯·德·奧維耶多, "印第安人通史與自然史", 第16卷第11章.
  7. ^ 弗朗西斯科·洛佩斯·德·戈馬拉, "印第安人通史", 第2部.
  8. ^ 8.0 8.1 "豐塔內達回憶錄". 白金漢·史密斯1854年譯為英語. 來自keyshistory.org. 檢索於2006年7月14日. (英文)
  9. ^ 塞繆爾·艾略特·莫里森, "歐洲人發現美洲:南方航行 1492-1616", 紐約: 牛津大學出版社, 1974, 第504頁.
  10. ^ 2000年節目:"偉大的佛羅里達人──聖奧古斯丁/露埃拉·德伊·麥康奈爾博士"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06-08-24. (英文)
  11. ^ 查理·卡爾森. "神奇的佛罗里达". 紐約. 2005年4月7日. ISBN 0-7607-5945-6. 
  12. ^ "青春之泉", 1958, 奧森·韋爾斯導演 (英文)

外部連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