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昱輝

束昱輝
出生 1968年6月30日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籍貫  中華人民共和國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新豐鎮裕北村
母校 鹽城工學院
職業 權健自然醫學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
政黨 中國農工民主黨(2013年入黨-2019年開除)

束昱輝(1968年6月30日),原名束必和,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新豐鎮裕北村人,權健自然醫學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原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央委員,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天津市武清區政協委員,現已被刑事拘留。束昱輝2004年創辦權健集團,2013年拿到直銷牌照。權健公司的業績自2012年的5.5億元人民幣上漲至2013年的50億元人民幣,2014年增加到135億元人民幣。儘管業績不斷提高,但束昱輝和他的權健集團爭議不斷,被指虛假宣傳、誇大產品效果、欺騙消費者、涉嫌傳銷、非法集資等。2013年蘆山地震後,束昱輝向災區捐款1億元人民幣,因此被《公益時報》評為2014年度中國十大慈善家。束昱輝的權健集團在2015年收購了天津松江足球俱樂部,後將其改名為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2018年底,丁香醫生微信公眾號文章「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揭露權健涉嫌欺詐、傳銷等違法行為,文章迅速引起關注,天津市組成聯合調查組開展調查。2019年1月7日,束昱輝被刑事拘留,2019年1月10日,中國農工民主黨第十六屆中央常務委員會舉行第五次會議。會議一致通過撤銷束昱輝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委員職務的決定,並提交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予以追認。

生平

早年經歷

各種資料中,束昱輝的出生地有多個不同版本:江蘇省揚州市[1]山東省菏澤市[8]、江蘇省興化市大營鎮[9]等等。據《新京報》記者調查,束昱輝是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新豐鎮裕北村人。[2]

權健集團的官方資料和束昱輝傳記《生命的代價:民間秘方瑰寶鑄就當代神醫》(束昱輝親自為此書作序)都聲稱,束昱輝1992年本科畢業於清華大學。但是各種資料中,束昱輝在清華大學學習的專業也有不同的版本,一說是國際經濟專案管理專業[10],另一說是經濟管理專業與中醫學專業[1]。清華大學校方曾表示,校友名單里沒有束昱輝,也沒有束必和。《新京報》記者調查,1992年時清華大學並沒有經濟管理專業,也沒有中醫學專業。束昱輝老家的人均否認他曾進入清華大學讀書。《新京報》記者引述「權威消息源」稱,束昱輝的最高學歷實際為鹽城工學院[2]

據《新京報》調查,束昱輝少時成績一般,生性頑皮,一次在村里聚眾賭博,被人舉報,他破窗而逃。老家村民評價他很早就展現出了商業頭腦。初中畢業之後,他曾在老家附近的學校販賣文具,賺了一些錢。還有村民回憶,束昱輝十幾歲時曾去新豐鎮某機械廠當電工,後來廠子倒閉,工人四散。[2][11]

創業之初

權健宣傳資料稱,束昱輝畢業後進入江蘇省一個縣級市的政府部門負責領導工作,1994年辭職出國,到國外學習國際市場行銷管理;三年之後,束昱輝回國從事營銷,資料稱他的「ES營銷工程」引領了中國電子商務新趨勢,聲稱他成為「2001年中國經濟年度新聞人物候選人」(另有資料宣稱他是2001年中國新聞人物)。另一份資料稱,束昱輝1995年從電力系統辭職,成為「北漂」,一邊在《中國保健》雜誌社工作,一邊向老中醫學習醫術[9]。資料聲稱,束昱輝生於江蘇揚州的一個醫學世家,他結緣中醫是因為中醫治癒了他母親的癌症。資料稱,20世紀90年代初,束昱輝的母親被確診出鼻咽癌轉移到淋巴,西醫無能為力,但一副中醫秘方讓束昱輝的母親完全康復,束昱輝因此被中醫的力量折服,並立志探索弘揚中醫文化。1999年,束昱輝來到天津,創辦了一家融合電子商務與自然醫學保健業的企業,公司開辦之初產值就超過一億元人民幣,但是由於用人失誤,束昱輝破產了,「負債纍纍,露宿街頭」。[10]

束昱輝自稱,他1999年去天津之前,在北京的《中國保健》雜誌社工作。媒體採訪中,工作人員表示《中國保健》已在2009年年底停刊,束昱輝是雜誌社理事會副理事長,並非雜誌社的正式員工;在雜誌刊登過廣告就可以成為理事會的成員。[1]

據《新京報》調查,束昱輝早年經商不成功,曾欠下債務。束昱輝2000年註冊成立天津市盛鵬科技有限公司,宣稱自己是衛生部下轄的全國高科技健康工委自然醫學產業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公司總部設在天津火車站背後的一座大樓里,那時他的名字還是束必和。這家公司到2004年初就已衰敗,後來被吊銷。全國高科技健康產業工作委員會後來被取締。[2]

創建權健

宣傳資料稱,束昱輝自2000年起在中國多省收集中醫秘方。2013年的報導稱,束昱輝曾在廣西花費8,000萬元人民幣向一位老農購買了治療癌症的秘方。報導稱,束昱輝收集的藥方中,有特效的藥方超過一千副,其中超過六百副已實現產業化生產。[9]2004年,束昱輝在天津創建了權健公司,公司業務包括醫療、製藥、研發、培訓。公司創立之初,束昱輝率領研發團隊推出火療療法和火療液精油。此後,權健公司又推出系列調理品。[10]公司的其他產品包括售價千元人民幣的「骨正基」鞋墊、售價22,500元的雙歧膠囊等等。公司還在成都錦江等地建設醫院。2013年8月7日,權健集團獲得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頒發的直銷牌照,許可的直銷產品是1類13種化妝品。取得直銷牌照後,權健集團的業績迅速上升,自2012年的5.5億元人民幣上漲至2013年的50億元人民幣,2014年增加到135億元人民幣[12]。業績增長的同時,權健集團陷入爭議。媒體報導其涉嫌傳銷、誇大療效、虛假宣傳。[12]

2014年9月,束昱輝坐直升機回鹽城大豐市區家鄉過中秋節[11]

參與政治

2013年4月22日,中國農工民主黨天津市委召開十屆六次常委會議,同意束昱輝等二人入黨。同一天,束昱輝來到位於北京的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央黨部會見農工黨領導,通過農工黨中央向四川雅安地震災區捐款1億元人民幣。[13][14]媒體統計,2013年至2018年農工黨天津市委一般每季度開一次會確認新黨員,一次通常公示十幾位或者幾十位新黨員;2013年第二季度,農工黨天津市委卻開了兩次會,其中一次僅確認了兩名新黨員。有人懷疑農工黨天津市委當時專門為束昱輝開會,從而使他在當天可以用黨員的身份去北京會見農工黨高層。[15][13]2013年,天津市武清區政協換屆,束昱輝成為區政協委員。[15]2016年6月中國農工民主黨第十五屆中央常務委員會第十四次會議上,黨主席陳竺講話提到束昱輝,稱「各級組織和廣大黨員的參與和支持,是我們開展扶貧工作的源泉所在。比方說,束昱輝同志為蘆山地震災後重建捐資1億元,並為同心全科醫生特崗人才基金捐資1千萬元,為全黨的扶貧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持」。[16]

2017年11月底,中國農工民主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會議選舉了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17],束昱輝成為214位中央委員之一。[18]2018年1月,束昱輝成為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代表經濟界。[19]在北京參加政協會議期間,束昱輝接受了《中國食品安全報》的採訪,說道「不能否認的是我國的保健食品市場還很亂,比如誇大宣傳和產品暴利的現象都很嚴重,這需要規範和加強宣傳管理、定價管理」。[20]2018年8月,中國農工民主黨開辦的中國初級衛生保健基金會換屆,束昱輝當選副理事長。[21]

2018年12月底,天津市對權健開啟調查。據中國農工民主黨官網,12月25日農工黨中央得知權健涉嫌違法後,就派中央監督委員會辦公室負責人赴天津了解事情進展;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部門對權健立案後,農工黨中央在1月2日召開主席辦公會,認定束昱輝涉嫌犯罪,要求中央監委及時、嚴肅處理;7日,束昱輝被拘留,8日農工黨中央即啟動組織程序,9日召開主席辦公會聽取中央監委匯報;10日,農工黨中央召開主席會議提議召開中央常委會全體會議,當天中國農工民主黨第十六屆中央常務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決定撤銷束昱輝中央委員會委員職務,交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追認。中國農工民主黨天津市第十一屆常務委員會則在2019年1月開除了束昱輝的黨籍。[22]同時,天津市工商聯和河西區工商聯決定撤銷束昱輝十四屆天津市工商聯執委、常委、市商會副會長,十二屆天津市河西區工商聯執委、常委、副主席等職務,開除其天津市河西區工商聯會籍;全國政協天津市河西區第十四屆委員會第十二次常委會議也決定免去束昱輝政協天津市河西區第十四屆委員會常委職務,撤銷其委員資格[23]。1月23日,全國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十五次主席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撤銷束昱輝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委員資格的決定,提請第五次常委會會議追認[24]。3月1日,全國政協十三屆常委會第五次會議追認關於撤銷束昱輝全國政協委員資格的決定[25]

慈善事業

2013年雅安地震後,束昱輝令權健集團成都醫院組建醫療隊赴災區救災,並通過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央向災區捐款1億元人民幣[4]。據2018年底權健公司的聲明,權健每年約花費5,000萬元人民幣做公益,自2005年至2018年底捐款超過5億元。[26]

體育事業

2015年初,束昱輝的權健集團宣布出資1億元人民幣冠名中國足球超級聯賽球隊天津泰達,成為泰達的戰略合作夥伴。權健提出力爭三年打入亞洲冠軍聯賽、五年進軍世俱杯的目標。消息傳出後,一些天津球迷表示抵制,有球迷認為權健涉嫌傳銷、名聲不佳,恐怕會拖累球隊。當時就有傳聞,權健集團的目標逐步收購天津泰達俱樂部。[27]有報導稱,權健與泰達談判時,起初提出全資收購,遭到泰達拒絕後改為提議收購51%以上的股份,再次被拒絕後決定以1億元人民幣冠名球隊一年。報導稱,權健之所以投資足球,是為了扭轉企業的形象。[28]賽季前,權健幫助天津泰達隊引進重要球員巴爾克斯。權健集團還為每場聯賽提供400萬元人民幣的贏球獎金。夏季轉會期,權健與天津泰達因孫可轉會案分道揚鑣。6月18日中超球隊江蘇舜天宣布隊中的中國國家足球隊球員孫可以6600萬人民幣轉會天津泰達隊。然而,天津泰達俱樂部不承認孫可的轉會,不為孫可辦理轉會手續。6月24日,天津泰達與權健集團談判,談判後權健集團決定中止贊助天津泰達。孫可轉會糾紛有多種說法。泰達俱樂部的說法是,孫可工資過高,加盟後會打破俱樂部的平衡,所以拒絕簽下孫可。有人質疑這種說法,認為雖然轉會過程中天津泰達俱樂部沒有露面,但是完成轉會談判必須要有天津泰達的公章,如果害怕打破平衡,泰達俱樂部完全可以不蓋章。束昱輝的說法是,年初與泰達簽約時已經約定,權健並非贊助商,而是股東,2015年時權健擁有50%的股份,2016年增加至70%,2017年增至90%,約定2015年6月時泰達俱樂部將經營管理權交給權健集團,但泰達沒有履約。[29][30]

2015年7月3日,權健集團轉向天津市的另一家足球俱樂部,全資收購中國足球甲級聯賽天津松江。由於天津松江已經用完了內援名額,孫可暫時回到江蘇舜天踢球,但要在2016年回到天津權健效力。天津松江被收購時排名中甲聯賽倒數第四。[30]7月7日,權健集團與天津松江舉辦新聞發布會,正式宣布收購事宜。束昱輝在會上提出「四步走」,第一步是保級,隨後三步分別是沖超、亞冠、世俱杯。束昱輝稱,2016賽季將「不惜一切代價,不惜餘力地為沖超做準備」,用中超班底踢中甲聯賽。[31]2015年9月,權健宣布巴西人盧森博格將在2016年賽季出任球隊主教練,權健與他的九人團隊簽訂了合同,團隊年薪達1,000萬歐元,若球隊成功沖入中超自動續約。報導還說,權健計劃簽下巴西國腳帕托[32]2015年12月底,天津權健相繼簽下巴西球員賈德森法比亞諾。權健為賈德森支付了500萬歐元的違約金,開出的年薪超過300萬歐元[33]。法比亞諾年薪折合人民幣1,084萬元[34]

權健集團還贊助了2015年第十八屆亞洲女子排球錦標賽。2015年6月,權健集團為天津女排提供1000萬人民幣引援基金。權健集團還冠名贊助了2015年中國桌球俱樂部超級聯賽[35]。此外,權健收購了大連駿豐女足,為球隊補發了之前拖欠的工資和獎金,並將工資和獎金額度提高[36]。2015年年底,權健集團聘請已退役的中國女足球員韓端擔任權健足球事業部總經理助理[37][38]

爭議

中國青年網等媒體報導,權健集團涉嫌傳銷。媒體報導,權健公司主要的營利模式是:用高收益吸引會員,會員發展下線購買權健產品,當下線會員數和下線購買的產品數達到一定數量後,上家會得到紅利回報;會員購買權健產品無法退貨,只能通過發展下線挽回損失。權健集團擁有直銷牌照,但這種銷售方式不符合《直銷管理條例》,卻屬於《禁止傳銷條例》所列舉的傳銷。例如,權健的獎金制度屬於多層次直銷,違反了這兩項規定。此外,權健集團的銷售行為也超出了直銷牌照允許的產品種類和銷售區域。山東遼寧的媒體都曾報導權健集團涉嫌傳銷。山東臨沂德州等地的公安機關曾破獲為權健集團工作的傳銷團伙。[39][40]

權健集團的產品涉嫌誇大療效、虛假宣傳。權健推出的「KA愛心工程禮盒」售價9,500元人民幣,號稱可以在5分鐘內檢測出是否有患癌風險、預計何時患癌、預計患癌的程度,技術超前世界五至十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的數據顯示,「KA愛心工程禮盒」中僅有「輔酶Q10」和「靈芝王」是通過批准的保健食品,其他僅僅是普通食品。權健公司售價22,500元的雙歧膠囊宣稱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抗衰劑」、「從機體的源頭改變人體的衰老狀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總局的數據顯示,雙歧膠囊的藥效只有「改善胃腸道功能(調節腸道菌群)、免疫調節」。權健推出的cAmp飲品號稱「對癌細胞具有較強的直接和間接殺傷和誘導癌細胞凋亡及逆轉的作用」。[12]權健公司宣稱,產品「負離子磁衛生巾」含有晶片,男人使用可以治癒前列腺炎。權健宣稱,另一款產品「骨正基」鞋墊售價1,068元人民幣,主要功能是矯正骨骼,可治療腰間盤突出頸椎病肩周炎導致的疾病;「骨正基」可治療睡眠不好、O型腿、腳干、腳裂、腳疼、腳雞眼。公司宣傳中「骨正基」幾乎包治百病,放在頭上可治療頭痛,放在腰上可治腰痛,放在褲襠里可以治前列腺炎,放在腋窩可以迅速治好突發心臟病[41]報導稱,權健集團的做法違反了《保健食品廣告審查暫行規定》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12]

還有媒體報導,數名消費者將權健告上法庭。束昱輝曾為一位四歲女孩提供權健藥品,幫助她治療骶尾部惡性生殖細胞瘤。女孩服用數月後病情不見好轉,家人棄用權健產品,但是權健卻在多家網站上宣稱該公司的產品讓這位女孩重獲新生,家長控告權健虛假宣傳。一位消費者接受權健火療、在面部塗抹權健產品火龍液後,幾乎毀容,但權健不予理睬,聲稱只是經銷商違規。另一名消費者服用雙歧膠囊後出現過敏,停止服用後面部也無法恢復原來的狀態,權健公司拒絕退貨。另外,權健公司曾與影星趙雅芝簽約,請後者代言雙岐膠囊,但權健隨後違規將趙雅芝的形象、姓名用於宣傳合同之外的其他產品、服務,趙雅芝後來委託律師發表聲明結束與權健的合作。[42]

權健的宣傳資料中將束昱輝稱為「當代神醫」,每天都有幾十或者上百人找他看病,聲稱束昱輝曾在2009年被評為「2009年度中國自然醫學領軍人物」和「特效醫術名醫」。然而,記者向權健客服部求證,工作人員表示束昱輝沒有行醫資格證,不是醫生,從不為人看病,曾學過醫但是具體學校不清楚。[43]

媒體亦對束昱輝的一系列頭銜提出質疑。權健集團網站上宣稱束昱輝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保健理事會副理事長、全國高健委自然醫學產業委員會主任(或全國自然醫學委員會常務副主任)。記者調查發現,衛生部並沒有保健理事會;名字與之最接近的是中國保健協會,但工作人員表示沒有聽說過束昱輝。由於未作登記擅自以社團名義活動,全國高健委的上級機構全國高技術產業化協作組織在2010年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取締。[40]另有媒體報導,2010年初時全國高健委自稱已下設有36個專業委員會,花錢即可成為高健委下屬的專業委員會,交2萬元人民幣即可得到下屬專業委員會頒發的公章和證書。權健集團網站宣稱,2011年束昱輝出席了第六屆中國企業發展自主創新論壇並被評為中國傑出創新人物。然而,《新京報》報導,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借中國企業發展自主創新論壇斂財,繳納一定數額的贊助費即可獲獎。[1]

2014年8月2日,四川省自貢五心權健醫院院長肖翠琴以建設瀘州五心權健醫院為名募集資金,當地警方以其涉嫌非法集資將其逮捕,檢察院對其提起公訴。權健集團回應稱三年前即與肖翠琴解除合同,非法集資純屬肖翠琴個人行為。[39]

從被查到被捕

2018年12月25日12時19分,丁香醫生微信公眾號發表《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揭露權健集團涉嫌欺詐、傳銷等違法問題。文章開頭講述了內蒙古4歲女童罹患癌症,因相信權健公司而耽誤了治療、最終不治,權健反而利用她的照片、信息編造權健治癒女童癌症的材料用於宣傳,女童的父親將權健公司告上法庭卻被判敗訴。內蒙古一名4歲女童周洋身患癌症在北京兒童醫院治療,經歷4次手術、23次化療後,雖然治療不夠順利,但腫瘤標誌物甲胎蛋白回到了正常水平。此時,其父周二力相信了權健公司的宣傳介紹,讓她離開醫院,聽從權健公司的治療方案,中止化療、不再服用西藥,改而服用權健公司銷售的產品。服藥兩個月左右,周洋病情惡化,她再次入院治療,醫生發現腫瘤復發並且發生了轉移。大約同時,周洋的父親開始接到大量的電話詢問權健公司是否治癒了周洋的癌症。很多網頁、博客、論壇中開始出現宣傳權健治癒女童癌症的資料,其中有周洋的名字、病情、照片以及周洋一家與束昱輝的合照。周二力將權健公司起訴至赤峰市松山區人民法院,要求權健刪除網絡上的宣傳內容並道歉。松山區人民法院認為原告無法證明網上使用周洋病情、名字、肖像的資料來自權健公司,因此判周二力敗訴。權健公司在法庭上聲稱,周洋病情加重是因為她接受媒體採訪、過度勞累、飲食不當。文章還提到束昱輝發明的火療、骨正基鞋墊、負離子衛生巾等,權健公司宣稱這些產品、服務可以治療多種疾病。火療曾導致燒傷、後遺症,而客戶以此起訴權健時卻往往敗訴,因為權健將責任推給了加盟商。權健銷售的本草清液號稱可以排毒,然而它在藥監局的備案是風味飲料,有醫生認為它就是普通果汁。文章還指稱,權健的銷售、加盟模式有傳銷嫌疑。[44]

12月26日1時29分,權健公司官方微信號發表聲明,指稱丁香醫生「利用從網際網路搜集的不實信息,對權健進行誹謗中傷,嚴重侵犯權健合法權益,致使社會大眾對權健品牌造成誤解」,要求丁香醫生撤回文章、登報導歉。[26]26日下午,媒體報導天津市武清區市場監管局已注意到丁香醫生的文章,正在核實情況。[45]27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表示已經關注此事,相關司局正在了解情況。[46]27日下午2時51分,天津市政府新聞辦微博「天津發布」稱,中共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責成天津市市場監管委、市衛健委和武清區等部門組成聯合調查組進駐權健公司進行調查。[47]

2019年11月14日,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檢察院官網發布消息稱,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束昱輝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等案,已由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檢察院依法向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48]。2020年1月8日,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及束昱輝等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權健公司及束昱輝等12名被告人被判有罪。束昱輝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並處罰金5000萬元人民幣。[49]

參考資料

  1. ^ 1.0 1.1 1.2 1.3 1.4 揭秘权健核心人物:束昱辉. 中國青年網. 2014-04-04 [2015-12-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9). 
  2. ^ 2.0 2.1 2.2 2.3 2.4 复盘权健掌门人束昱辉财富之路. 新京報. 2016-08-22 [2016-09-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23). 
  3. ^ 束昱辉亮相两会:建议规范商品过度包装 搭建“公益”经济. 中國網. 2018-03-05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4). 
  4. ^ 4.0 4.1 危难时刻见真情——农工党党员、权健自然医学集团董事长束昱辉巨额捐赠四川地震灾区侧记. 農工黨中央宣傳部. 2013-04-25 [2015-12-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9). 
  5. ^ 曾鼎、劉璐.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 丁香醫生. 2018-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1). 
  6. ^ 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人被依法刑事拘留_一号专案_澎湃新闻-The Paper. www.thepaper.cn.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2-07). 
  7. ^ 农工民主党中央常委会:撤销束昱辉中央委员职务_新民社会_新民网. shanghai.xinmin.cn.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1). 
  8. ^ 权健国际自然医学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束昱辉. 新華食品. 2014-05-23 [2015-12-25]. 
  9. ^ 9.0 9.1 9.2 束昱辉,民间秘方的复活者. 泰州日報. 2013-10-21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10. ^ 10.0 10.1 10.2 束昱辉:在中药产业10年时间从零做到总资产3亿. 搜狐理財. 2014-01-06 [2015-12-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10). 
  11. ^ 11.0 11.1 【權健騙局】創辦人遭起底 同鄉:曾爛賭欠債 絕非清華畢業. 2019-01-07 [2019-01-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3). 
  12. ^ 12.0 12.1 12.2 12.3 权健多款产品涉嫌违规宣传 屡遭曝光却业绩暴增. 中國經濟網. 2015-07-20 [2015-1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7). 
  13. ^ 13.0 13.1 农工党天津市委入党公示已删除束昱辉名字,回应:上级正处理. 澎湃新聞. 2019-01-08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13). 
  14. ^ 天津政协委员束昱辉个人向四川灾区捐1亿元. 人民政協報. 2013-04-27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1). 
  15. ^ 15.0 15.1 王志安:束昱辉的政治发迹史. 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 2019-01-08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7). 
  16. ^ 在中国农工民主党第十五届中央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上的讲话(节选). 中國農工民主黨江蘇省委員會.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2). 
  17. ^ 中国农工民主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 栗战书代表中共中央致贺词. 新華網. 2017-11-27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9). 
  18. ^ 中国农工民主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 前進論壇. 2018-01: 40. ISSN 1007-6050. 
  19. ^ 新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公布 许家印束昱辉入选. 新浪體育. 2018-01-25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8). 
  20. ^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以全民健康为目标 进一步发展中国特色健康产业. 中國食品安全報 中國食品安全網. 2018-03-12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1). 
  21. ^ 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 换届大会暨第四届理事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京召开. 中國初級衛生保健基金會.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1). 
  22. ^ 农工党中央常委会:撤销束昱辉中央委员职务. 中國農工民主黨網站 澎湃新聞. 2019-01-11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8). 
  23. ^ 权健董事长束昱辉被撤销天津市工商联执委等职务. 新京報. 2019-01-13 [2019-0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9). 
  24. ^ 全国政协主席会议:通过撤销束昱辉委员资格的决定. 財新網. 2019-01-23 [2019-01-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11). 
  25. ^ 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五次会议闭幕 汪洋主持并讲话. 新華網. 2019-03-01 [2019-03-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0-28). 
  26. ^ 26.0 26.1 权健半夜发声明:文章不实、诽谤中伤,要求撤稿并道歉. 上觀新聞. 2018-12-26 [2019-01-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10). 
  27. ^ 亿元冠名知名球队: 一次忽略受众心理的营销. 中國企業報. 2015-04-28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28. ^ 冠名费1亿!权健胃口震惊泰达 玩足球只为公关. 體壇周報. 2015-03-02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1-27). 
  29. ^ 川媒:孙可事件引一串血案 权健最冤泰达舜天亦输家. 成都商報. 2015-07-10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30. ^ 30.0 30.1 揭秘孙可转会罗生门. 網易體育. 2015-07-03 [2015-12-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5). 
  31. ^ 恒大第2!权健要向恒大学习 称未来定去世俱杯. 騰訊體育. 2015-07-07 [2015-1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29). 
  32. ^ 权健宣布签约卢森博格. 新快報. 2015-09-04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11). 
  33. ^ 贾德森与权健签约两年 将披10号战袍年薪两千万. 搜狐體育. 2015-12-19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6). 
  34. ^ 权健首签!法比亚诺晒签约照片 被曝年薪超1000万. 網易體育. 2015-12-24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7). 
  35. ^ 乒超联赛发展大有可为. 新華網. 2015-09-15 [2015-12-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36. ^ 大连女足与天津松江更名权健 束昱辉继续完善体育版图. 新浪. 2015-09-29 [2015-12-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6). 
  37. ^ 天津权健新赛季之路正式启程:孙可报到 韩端加盟. 中國新聞網. 2015-12-22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5). 
  38. ^ 韩端任权健老板助理:换种方式追求对足球的喜爱. 中國新聞網. 2015-12-23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6). 
  39. ^ 39.0 39.1 业绩一年涨8倍 权健被指直销违规. 中國經營報. 2014-10-18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11). 
  40. ^ 40.0 40.1 权健“擦边球”的传销术:产品疗效存疑 核心人荣誉作假. 中國青年網. 2014-04-04 [2015-1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13). 
  41. ^ 天狮、金日、权健连遭央视曝光 直销企业乱象待解?. 中國經濟網. 2014-12-26 [2015-1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42. ^ 权健跨界经营 淘金路频遭举报受害者几近毁容. 中國經營報. 2015-06-25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11). 
  43. ^ 权健塑料鞋垫售价一千多元 董事长被曝无证神医. 中國經濟網. 2013-07-22 [2015-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6). 
  44. ^ 丁香医生批"百亿保健帝国权健" 权健回应:诽谤. 每日經濟新聞. 2018-12-26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6). 
  45. ^ “丁香医生”发文诉权健,天津武清区市场监管局:正在核实. 北京青年報. 2018-12-26 [2019-01-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15). 
  46. ^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已关注权健事件. 新京報. 2018-12-27 [2019-01-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5). 
  47. ^ 调查组昨起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每日商報. 2018-12-28 [2019-01-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26). 
  48. ^ 武清区检察院依法对权健案件提起公诉. 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檢察院. [2019-11-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14). 
  49. ^ “权健案”一审宣判:束昱辉获刑9年及罚款5000万元人民币. 聯合早報. 2020-01-08 [2020-0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03).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