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文化

唐朝文化中國唐朝時期發展起來的文化,其在史學、哲學、宗教、藝術等領域都獨具特色。

史學

唐朝史學開創了國家正式開館修史這一風潮[參 1]貞觀年間史館奉詔所修的正史有《晉書》、《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隋書》六部。加上史家李延壽私撰的《南史》和《北史》,合計廿四史中有八部出在唐朝,占總數的三分之一。官修史書成書較快、收錄詳盡,豐富國家的歷史檔案,但因統治者直接控制修史工作,多少會根據編書時的政治需求出現刪減誇大的行為。此外,唐朝還有杜佑擴寫《政典》的政書《通典》與劉知幾[註 1]的修史專著《史通》等。杜佑尤其重視財政經濟與典章法令制度,認為歷史多有現實政治中可以採納效仿之處。劉知幾強調史學家在修史的過程中要有獨自創新的評論見解,是為中國歷史理論學的開端[參 2]

詩聖杜甫
詩仙李白

文學

唐朝文學成就以詩歌最為發達。清人所編《全唐詩》共收錄兩千兩百多位詩人的四萬八千九百多首詩,這還不是全部。唐初詩人以「初唐四傑」最為著名(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參 3]。盛唐時期詩人可分為以王維孟浩然為代表的田園派和岑參王昌齡為代表的邊塞派。其中集大成者為「詩仙」李白和「詩聖」杜甫最為出名[參 4]。李白的詩,飄逸灑脫,充滿浪漫主義的色彩。而杜甫的詩則更多體現現實主義之情懷。中唐時期最卓越的詩人是白居易,他的詩通俗易懂。此外還有元稹韓愈柳宗元劉禹錫李賀[參 5]。晚唐詩人以李商隱杜牧最為出眾,被稱為「小李杜」[參 6]。後世雖仍有傑出詩人出現,但總體水準都不如唐朝詩人,唐詩成為了中國古詩不可逾越的巔峰。

散文方面,六朝以來,文壇盛行駢文這種文體形式,駢文講究聲韻對偶、典故,辭藻華麗,以四字句和六字句為主[參 7]。在唐初十分流行,以初唐四傑最為著名,但這種文體到唐朝時顯得形式僵化,內容空洞,故到了天寶年間,古文逐漸興起[參 8]古文運動在名義上是要恢復先秦兩漢的散文,實際上是要文章更有內容,也就是「文以載道」。韓愈是唐宋八大家之首,他的散文氣勢磅礴又思想深刻,號稱「文起八代之衰」;不過唐代的古文運動在韓柳去世後就逐漸衰退,唐末駢文又再度興起[參 9]傳奇是中國的一種古典小說形式,出現在隋朝,興盛於唐朝[參 10]。著名的傳奇包括《柳毅傳》、《鶯鶯傳》、《南柯太守傳》、《枕中記》和《長恨傳》等。有的傳奇在後代還被改編為戲劇和白話小說。唐朝變文在中國文學史上也有重要地位。所謂變文起初是指佛教僧侶宣傳佛教講唱佛經的底本。最初變文僅限於佛教經典,後來則開始講唱其他故事,講唱的人也不限於僧侶。變文對傳奇和後世的說唱文學都有很大影響[參 11]

韓愈

哲學

韓愈李翱的作品突出體現唯心主義思想,而柳宗元劉禹錫更是唐代唯物主義思想的代表。韓愈在他著作《原道》和《原性》中復古崇、駁斥,認為僧道不顧及生產,浪費社會財富,僧尼道士應當回鄉還俗,焚燒佛經咒文,將寺廟觀宇改為民居。他推崇孔子在《論語》中道述的道德觀念,以其作為日常倫理的標準。他認為天生人性,並可劃分為上中下三品。李翱在《復性書》發展孟子性善論,認為人之性皆善,但在日常生活中受到喜怒哀樂之情的干擾,使得性無法發揮,要求恢復人的善性克制人的情慾,所謂「復性」。韓愈和李翱的思想是宋代理學的先聲。

柳宗元在他的《天說》、《天對》、《封建論》等哲理文章中指出人命與天命無關,天即自然元氣,無法對人世賞功罰過,「功者自功,禍者自禍」,人的遭遇純屬自己創造。劉禹錫發展荀子的天論觀點認為宇宙之內竟是物質,天本身同樣是物質,雖有客觀規律存在,但不能影響人事[註 2]。他認為唯心理論的產生是因為人世間是非顛倒,人無能勝天,所以宣揚天命理論[參 12]

宗教

宗教在社會上的地位與影響力,唐時可謂最高。唐朝時期佛教的主要宗派有天台宗華嚴宗法相宗淨土宗禪宗。唐代佛教的一大轉變,由出世轉向入世。天台宗奉《法華經》,故又稱為法華宗。華嚴宗奉《華嚴經》,參與政治較多。淨土宗則易於入門。禪宗分為南北二宗,北宗創立者是神秀,他主張漸悟說。南宗創立者是惠能。唐代唐武宗時對佛教採取高壓政策,史稱會昌滅法,使得除禪宗南宗等少數宗派外,其他佛教派別從此一蹶不振。佛教的政治地位雖不及道教,但其傳播範圍之廣、經濟實力之大、信徒人數之多都遠在唐代道教之上[參 13]

道教遵奉老子李耳為神,由於唐朝皇室姓李,因此道教自唐初就被規定居於佛教之上,在唐代上流社會也很流行。唐朝李氏家族認為其為老子之後,唐高祖,特別在終南山建太和宮,來祭祀老子,唐高宗追尊老子為太上玄元皇帝,並詔令王公百官研習老子的道德經。武則天上奏請令王公百官都學《老子》,每年依《孝經》、《論語》例考試士人。玄宗代宗亦大力提倡道教,使其在中國的地位達到頂峰。玄宗親自註解《道德經》,開元二十一年(733年)還在科舉考試中增設道舉與儒家經典,同列《明經》科舉人策試教本,明顯有將道家列為國學,頗有與儒家經學齊足並馳的意義。據《新唐書·百官志》記載,開元年間全國有宮觀1687所,其中女觀550所。當時主要有清經法派和正一派二宗,主要人物有王遠知潘師正司馬承禎吳筠張果等。道教之所以受帝室青睞,主要原因是他們多煉取金丹,唐朝的許多皇帝亦因信之服用而喪生,例如唐宣宗[參 14]

除了佛道二教外,當時還有伊斯蘭教景教[註 3]拜火教摩尼教等外來宗教。但社會影響力較小。唐代對外來宗教相對寬容,期間多有外來教士傳授教法,其中以伊斯蘭教和景教為最大。伊斯蘭教是唐的敵國大食的國教,稱作「大食法」。651年,先知穆罕默德的舅父沙德作為使節兩次出使中國,得到高宗接見以及傳教的准許,在廣州築建懷聖寺。以後的兩個多世紀,伊斯蘭教隨著西域商人沿途兩條絲路入唐,在中國發展壯大[註 4]。景教通過同一個路線傳入中國,因被誤認是大秦國拜占庭帝國)的國教,所以稱作「大秦景教」。638年為唐朝所認可並得到政府資助在長安興建大秦寺,並立下石碑[參 15]。然而會昌五年(845年)唐武宗大舉廢佛,因此景教也同時被禁,此後幾乎在中國絕跡。

摩尼教為西元三世紀起源於波斯,安史亂後,回紇勢力大,摩尼教憑著回紇的庇蔭下在中國傳教,不過後來受會昌滅法影響,摩尼教勢力遭受沉重打擊不過並未斷絕,該教信徒到了政治控制力較弱的南方並漸與其他宗教相結合,在今天的福建建立傳教據點,流傳到東南沿海地區,從此轉為民間秘密宗教[參 16]

教育與入仕制度

唐朝的學校以官辦為主。中央設國子監,下轄六學,為國子學、太學、四門學、律學、書學、算學。這些學校主要招收貴族官僚子弟,也招收少量平民子弟。由博士助教授課,學生稱生徒。國子學、太學、四門學傳授以九經為主的儒學經典,按生徒家中官位的高低分級招收。三品以上官員的子孫可入國子學,有生徒三百餘人;五品以上官員子孫可進太學,有五百餘生徒;四門學兼收五品以下官員及庶民子孫,生徒多達千人。律學、書學、算學教授實用學問,收納八、九品官員及庶民子弟,名額限於十餘人。地方設立州學、縣學,每校有學生十來人。

學校旨在培養官僚書吏,亦為科舉考試服務。名望好的學校保送生徒參加科舉考試。科舉制度在唐朝進入了逐漸完備期,分為常舉和制舉兩種。常舉每年舉辦考試,科目有明經、進士、明法、明書、明算等。此外還有秀才、道舉、童子、一史、三史等科目。常舉的應考舉子有兩個來源,一是保送的生徒;二是鄉貢選拔出來的自學者。應考舉子主要集中在明經和進士兩科。明經科主要考試儒家經典,難度較低。進士科主要考詩賦和政論,難度高,但其是主要的高官晉身之階[註 5]。明經科的錄取率約為十分之一二,進士科不過百分之一二。時有諺曰: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而制舉則是臨時考試,是為了網羅非常人才,不常舉行[參 17]。因為科舉制度比較公平且機會相等,平民得以晉身,所以成為士族末落、門第消融的起點。

科舉制度除外,還有門蔭和流外入流兩種入渠道。門蔭即晚輩承接前輩職務。流外入流指九品以下的官員通過考驗,升職為品官。唐初,以此二途入仕的為主流,後來唐太宗大力推廣學府,科舉制度逐漸取代九品中正制。唐代教育的普及,削弱了傳統世族的特權,加強了有效的行政管理,擴大了政權的社會基礎[參 12]。盛唐時期,東亞多國遣送其貴族子弟來唐入學,又將儒家文化傳授國外。

社會

唐代社會,雖然世族的勢力被削減,但仍然不是一個平等的社會。《唐律》中也明訂,人分為「良」「賤」兩大類,賤民只能與賤民結婚;地主殺害部曲最多求刑一年,而部曲殺害地主必處斬。雖然科舉制度實行,但由於世族的生活條件較為優渥,其子弟的文化修養也就跟著較高,不論是否參加科舉,進入仕途都不是非常困難;唐代宰相出身世族者也就不在少數[參 18]。唐代進士選拔,另有一些社會公評的含義,防弊措施並不嚴格,[註 6]常有考生向主考官請託,自我吹噓的情形,但當時人並不視為舞弊,所以錄取進士的,有許多是權門子弟;而才氣縱橫的杜甫,兩次考試都落榜。

唐朝時,北方的山東郡姓,保持很高的社會地位,太宗曾令高士廉氏族志,希望根據政治上的地位來評等,結果成效不彰,不過隨著科舉制度的實施,使得世家大族不易保持門第地位。牛李黨爭便是為了科舉制度存廢而起的黨爭,但已不能阻止平民的崛起,加上印刷術的問世,書籍流通便利,私人講學普遍,門第更加無法壟斷知識。唐朝中期與五代這段時期的連年動亂,讓北方士族基業遭受空前的破壞,到北宋時便已凋零,此後的中國領袖,不再是傳承不替的門第,而是經由「富不過三代」,從科舉制度出身的士紳。

唐代是「胡風」盛行的時代。所謂「胡風」,特指流行於唐朝社會各階層的種種並非漢民族原有的社會風習而言,其中主要有當時從北方遊牧民族西域等地傳來的風俗,也有由五胡十六國時期南下的遊牧民族遺留的社會風俗,諸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形成了唐朝胡風盛行的局面。如「胡樂」、「胡服」、「胡食」等在長安城是極其盛行的[參 19]。唐代婦女的地位較高,在服飾中也有體現。貴族及宮廷女子多為半裸胸的寬鬆羅裙。裙腰系得較高,在胸腋之間。歌女服飾染色醒目絢麗,貴族染色富麗高雅。按領子款式分為圓領、翻領、方領、斜領、直領和雞心領等。隋文帝開創穿黃龍袍的習禮,唐高祖武德年間令臣民不得僭服黃色,黃袍成為皇室專用之服[參 20][參 21]

科技

藏於敦煌莫高窟的一幅唐代星圖

唐朝科技相對於前代有明顯進步。天文學家僧一行在世界上首次測量了子午線的長度,他還與梁令瓚合作,銅鑄製成黃道游儀與水運渾天儀。他在《大衍曆》曆書中運用二次差內插法並創新近似三次差的內插公式,為王恂等後人奠定基礎。李淳風等人修訂《算經十書》是唐朝算學的重要成果。尊稱藥王的孫思邈撰寫的《千金要方》和補本《千金翼方》,論及藥物之本、診治之訣、針灸之法、養生之術,都是不可多得的醫書。《新修本草》是中國最早的一本國家官修藥書,成書於唐高宗顯慶四年(659年)。

唐初大型地理志書《括地誌》共550卷,內容豐富,對後世的地理研究影響深遠。賈耽的《海內華夷圖》繪有唐近鄰的數百國家。此外還有李吉甫著的地方誌《元和郡縣圖志》,杜佑撰寫的政書《州郡典》,樊綽介紹雲南南詔國的《蠻書》等。唐在大興城的基礎上擴展修建首都長安城,與東都洛陽規劃同樣規劃嚴整,規模宏大,是中國歷史都城中規劃最為嚴謹端正的兩個[參 22]。盛唐年間極盛時人口達到80—100萬,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也為後世留下了城市規劃的樣板。當時周邊國家的首都,如:日本平安京、新羅金城、高句麗平壤和渤海國上京龍泉府都是仿照長安建造。大明皇宮占地廣大,現今遺址範圍相當於紫禁城總面積的三倍之多。

唐朝的木結構建築規模雄渾,氣魄豪邁,建築流程進一步定型化,提高了施工速度。佛塔形式也融合了中國與印度的造型,顯得千變萬化,多種多樣。868年,中國《金剛經》的印製是世界上已知最早的雕版印刷。在成都和敦煌都發現過雕版印製的《陀羅尼經咒》。雕版印刷為五代以後書籍的大量發行和普及創造了條件。中國的造紙紡織等技術在751年的怛羅斯戰役之中傳入大食國,之後在12世紀傳入西班牙,到13世紀傳入義大利,到14世紀初葉傳遍整個歐洲。646年,甘蔗熬糖法也從摩揭陀傳入唐朝[參 23][參 24]

美術

初唐的閻立本閻立德兄弟擅畫人物。吳道子則有「畫聖」之稱呼,他兼擅人物、山水,並吸收了西域畫派的技法,畫面富於立體感,有「吳帶當風」之說。張萱周昉以畫侍女圖為主,他們的著名作品有「搗練圖」、「虢國夫人遊春圖」和「揮扇仕女圖」等,進一步發展人物畫。魏晉南北朝時期,山水風景多為襯托人物主題的配景,而隋唐以來,山水風景成為主題,出現了山水畫這個重要分支。當時分南、北兩派。詩人王維擅長水墨山水畫,是南派的代表,蘇軾評他「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北派畫家李思訓善用青綠畫金碧山水。又有曹霸韓幹善畫韓滉善畫薛稷善畫邊鸞善畫孔雀等。

唐朝的壁畫事業特別發達。莫高窟與墓室壁畫都是傳世精品。唐朝的雕刻藝術同樣出眾。敦煌龍門麥積山炳靈寺石窟都是在唐朝時期步入全盛[參 25]龍門石窟的盧舍那大佛和四川樂山大佛都令人讚歎。昭陵六駿、墓葬三彩陶俑都非常精美。其中雕刻家楊惠之被稱為塑聖。唐朝時期,書法家輩出。歐陽詢虞世南都是初唐著名書法家。歐陽詢的楷書筆力嚴整,《九成宮醴泉銘》為其名作。虞世南楷書字體柔圓,代表作品有《孔子廟堂碑》、《汝南公主墓誌》、《摹蘭亭序》等。顏真卿柳公權是唐朝中後期的著名書法家。顏真卿的楷書用筆肥厚,內含筋骨,勁健灑脫,其代表作有《多寶塔碑》、《顏氏家寶廟碑》、《麻姑仙壇記》等;柳公權的字體勁健,代表作有《玄秘塔碑》,世人稱顏柳二人書法為「顏筋柳骨」。張旭懷素則是草書大家,後者奔放揮灑,深具個人風格及藝術性[參 26]

音樂與舞蹈

唐朝音樂舞蹈發達。唐太宗平高昌得高昌樂,併入原有的九部樂成為十部樂:燕樂清商樂西涼樂天竺樂高麗樂龜茲樂安國樂疏勒樂康國樂高昌樂[參 27]。唐高宗以後,十部樂開始衰落,音樂家開始研究新的樂舞,各部樂間的區別逐漸消失,至玄宗朝撤銷。玄宗本人就是音樂家,愛好親自演奏琵琶羯鼓等多種樂器,擅長作曲,作有《霓裳羽衣曲》、《小破陣樂》等百餘首樂曲;他非常重視雅樂事業,將十部樂分為坐部伎(坐在堂上演奏)和立部伎(立在堂下演奏)[參 28],曾經親選坐部伎三百人,號為「皇帝梨園弟子」,李龜年永新娘子都是名噪一時的歌唱家。唐朝的舞蹈則是以健舞軟舞最為出名。健舞因其節奏明快、雄健豪爽而得名,有《阿遼》、《柘枝》、《拂林》、《大渭州》、《黃獐》、《阿連》、《劍器》、《胡旋》、《胡騰》、《楊柳枝》等多種。軟舞即文舞,優美柔婉,節奏舒緩,有《垂手羅》、《回波樂》、《蘭陵王》、《春鶯囀》、《借席》、《烏夜啼》、《涼州》、《綠腰》、《屈柘枝》、《甘州》等。著名的舞蹈「七德舞」、「上元舞」、「九功舞」合稱「三大舞」,流行於宮廷。舞蹈家則有公孫大娘謝阿蠻等。晉朝永嘉之亂後西域舞樂東傳中原,與華夏舞樂融合兩個多世紀,至唐代已有很強的胡風特色。多種健舞軟舞都採用一種昂首望上,雙腳原地急轉如旋風的動作,因來源西域,謂之「胡旋」。唐代散樂多含雜技,統稱「百戲」,包括渾脫、尋撞、跳丸、吐火、吞刀、筋斗、踢毯等項目。

注釋

  1. ^ :「劉知幾」,:「刘知几」,拼音Liú Zhījī注音ㄌㄧㄡˊ ㄓ ㄐㄧ,音同「留之基」
  2. ^ 參閱《荀子·天論》。
  3. ^ 基督教聶斯脫利派
  4. ^ 參閱中國伊斯蘭教
  5. ^ 唐朝詩人描述進士登科後的狂喜心情:「昔日齷齪不足跨,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6. ^ 沆瀣一氣的由來。

參考文獻

  1. ^ 江增慶. 《中國通史綱要》〈第四篇第一章 隋唐〉,第十六節 隋唐之學術. : 第292頁. 
  2. ^ 范文瀾. 《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七节 唐朝的史学、科学、艺术. : 第749頁. 
  3. ^ 范文瀾. 《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五节 百花盛放的唐文苑(诗、词). : 第712頁. 
  4. ^ 范文瀾,《中國通史》. 〈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五节 百花盛放的唐文苑(诗、词). : 第715頁. 
  5. ^ 范文瀾. 《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五节 百花盛放的唐文苑(诗、词). : 第724頁. 
  6. ^ 范文瀾. 《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五节 百花盛放的唐文苑(诗、词). : 第730頁. 
  7. ^ 江增慶,《中國通史綱要》〈第四篇第一章 隋唐〉, 第十六節 隋唐之學術,293頁。
  8. ^ 范文瀾,《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時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況〉,第五節 百花盛放的唐文苑(詩、詞),727頁。
  9. ^ 范文瀾,《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時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況〉,第六節 近體文與古文,736頁。
  10. ^ 范文瀾. 《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六节 近体文与古文. : 第746頁. 
  11. ^ 范文瀾. 《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六节 近体文与古文. : 第749頁. 
  12. ^ 12.0 12.1 胡如雷. 唐. 《中国大百科全书》.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13. ^ 范文瀾. 《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一节 佛教各宗派. : 第654頁. 
  14. ^ 范文瀾. 《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四节 道教的流行. : 第706頁. 
  15. ^ 傅樂成. 《中國通史 隋唐五代史》第十八章〈唐代的宗教〉. 1993年: 第154頁. 
  16. ^ 唐代摩尼教流傳概況. 佛教沈香林紀念中學. [2010-01-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5-24) (中文(香港)). 
  17. ^ 傅樂成. 《中國通史 隋唐五代史》第十七章〈唐代的制度(下)〉. 1993年: 第150頁. 
  18. ^ 黃仁宇. 《中國大歷史》〈第十章 第二帝國:已有突破,但未竟事功. : 第144頁. 
  19. ^ 有關唐代胡風的研究,主要參見向達《唐代長安與西域文明》(三聯書店,1957年),第1-116頁;〔美〕謝弗《唐代的外來文明》(吳玉貴譯,1995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第13-66頁}。
  20. ^ 張書光. 《中国历代服装资料》. 安徽美術出版社. 1990年. ISBN 7-5398-0141-7 (中文(中國大陸)). 
  21. ^ 黃能馥、陳娟娟等. 《中国服装史》. 中國旅遊出版社. 1995年. ISBN 7-5032-1853-3 (中文(中國大陸)). 
  22. ^ 葉驍軍. 《中国都城发展史》. 陝西人民出版社. 1988年. ISBN 7-224-00252-6 (中文(中國大陸)). 
  23. ^ 季羨林. 《文化交流的軌跡 中华蔗糖史·唐代的甘蔗种植和制糖术》. 經濟日報出版社. 1997年. ISBN 7-80127-284-6. 
  24. ^ 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主編. 《中国古代建筑技术史》. 科學出版社. 1985年. ISBN 978-7-03-001-990-5 (中文(中國大陸)). 
  25. ^ 范文瀾. 《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七节 唐朝的史学、科学、艺术. : 第761頁. 
  26. ^ 范文瀾. 《中國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七节 唐朝的史学、科学、艺术. : 第755頁. 
  27. ^ 向達. 《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西域传来之画派与乐舞》. ISBN 7-5434-4237-X (中文(中國大陸)). 
  28. ^ 陳凌 陳奕玲 《胡樂新聲--絲綢之路上的音樂》 第75頁 ISBN 7-102-03216-1